嘿呀网

嘿呀网
发现更多精彩

口述:村长放过我吧 小乡村的绝色诱惑

 “我给你一次好吗?”我不知怎么突然说出了这句话。“你?呵呵。”她没有回答。我明白她的意思,任何一个女人都不可能说你来要了我吧,她都很矜持。我拥抱着她走着,眼睛左顾右盼,虽然没人,但是想找个爱爱的地方还真挺难。
口述实录:结婚的我与三个网友的故事

那一夜,也许是公园里的恋人的亲昵声刺激我俩的欲火,我们像搂区走去,我自然的搂住她的肩膀,她也顺势斜倚在我怀里。我看到一个楼道门没有锁,便拥她进入楼道,透过路灯射进来的一丝灯光,我摸索着她让我想了许久的乳房,她渐渐的有了反映,呻吟声逐渐加重,身体开始了扭动……

  我喜欢网络激情裸聊聊天。天天沉迷于上网。我给自己起个网名叫“装鱼的缸”,起这个名只是因为我琢磨网名的时候正好看到案头的鱼缸。结果我和“芦苇荡里的小鱼”很快就相识了。我们是在聊天室里认识的,她主动和我打了招呼:“喂,可以把我这条小鱼装进你的缸里吗?”我一看就乐了,我也就和她聊了起来。天南海北地一顿神侃,我们聊得很愉快。于是约定第二天还在那个聊天室聊。

  想入非非

  也许情感是一个最能煽动人心的话题。很快我们的话题就转向各自的心路历程。她向我抱怨丈夫的花心与绝情,请我帮她分析男人的心理,义不容辞地,我说了很多话去宽慰她,我是最见不得女人伤心的,我仿佛看见她在电脑屏幕的那一端流泪,我几乎没有多想,就答应了做她的网络情人,安抚她的心。不知对方姓甚名谁,不知对方长什么样,不涉及家庭与责任,甚至没有拥抱和接吻,只需要像恋人一样的言语,那有何难?我觉得我也没有背叛我的妻子,而且有这样一个说得来的网络女友,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嘛。


分享:

相关推荐